成都申富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石油地质勘探专家邱中建的六十年找油情

编辑:成都申富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石油地质勘探专家邱中建的六十年找油情
邱中建半个多世纪以来奋战在油气勘探一线,为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孜孜以求。而如今,借助一些重大研究课题,他又为国家能源规划和政策制定提出了一系列参考和决策建议。

“一十二十读书郎,三十四十会战忙,五十六十探沙海,七十八十恋夕阳。”

这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石油地质勘探专家邱中建回首80年人生经历、60周年石油地质工作的光辉岁月时写的打油诗。

这60周年,虽然在历史长河中并不算长,但对于同样并不算很长的新中国石油工业历史来说,则是一个重要的时间段,他是我国石油工业的重要参与者。

眼前的邱中建老人,自认为:“本人总体来说是很简单的。从一毕业到现在,概括为两个字是‘找油’,三个字就是‘找油气’。”在这“简单的”60年里,邱老先后参加了松辽石油勘探、渤海湾盆地、四川盆地、近海海域和塔里木盆地等油气勘探,是中国陆相生油理论的杰出践行者。他提出了渤海湾复式油气聚集理论等重大科研成果,为我国发现和开发建设一系列重要油气田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他也是中国石油工业成功对外合作的早期推动者。

他动情地对本刊记者说:“我对能从事60年石油地质工作,感到非常幸运,非常充实。如果有来生,我还会选择找油这条路,永不后悔!”

陆上会战找油

可以说,邱中建的勘探年华几乎都与会战有关。

他所经历的第一个大会战就是大庆油田会战。从1957年石油系统首批进入松辽平原开展地质调查综合研究开始,经过井位论证、蹲点射孔试油,到1959年国庆前夕松基三井喜获喷油,邱中建参与了大庆油田发现的全过程。

这件事还得从1957年初开始说起。那时,西安石油地调处组建了松辽平原地质专题研究队,编号为116队,奔赴松辽盆地开展含油气综合研究及远景评价工作。24岁的邱中建被任命为队长兼地质师,并接受石油部勘探司的直接安排,带队去打前站,了解松辽平原油气远景到底如何。

邱中建栉风沐雨,白天采集岩石标本,晚上在农家村舍的土炕上点着 煤油灯整理资料。

工作虽然辛苦,但邱老觉得“收获很大”。经过一年的努力,邱中建在其执笔的《116地质研究队年度总结报告》中指出,松辽盆地是一个含油远景极有希望的地区,应尽快加大勘探工作,尽早进行基准井钻探,并提出可供选择的基准井井位,其中一个井位就位于大庆油田南部葡萄花构造上。

石油工业部于1958年6月决定成立松辽石油勘探局,直接由石油部领导,加速了发现大庆油田的进程。

当时,地质部和石油部同时在松辽平原里工作,并有所分工。地质部负责普查,石油部负责勘探和基准井钻探的任务。但地质研究工作双方都在进行。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分工,在工作中,两者在认识上难免有所不同。时任地质室地质师兼综合研究队队长的邱中建回忆说:“特别是打基准井时,尤其是打到第三口井时分歧最大。”

这第三口井就是松基三井。鉴于当时石油部既要探地层又要探油,为了加速找油的过程,石油部松辽石油勘探局地质研究工作者建议将松基三井打在深凹陷里有构造的大同镇,也就是在深凹陷中找含油构造。“因为那是最有希望的地区,是基准井的最佳位置。”邱中建回忆说,“但地质部松辽普查大队一些同志主张把基准井在盆地里分布得均匀一些,将松基三井井位定在松辽平原西南部的吉林省开通县,与松基一井、松基二井大体上呈三角形,均匀分布。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把地层的层序搞明白。”

有了争议,互相之间就有了讨论。经过石油部、地质部两大系统技术人员的反复讨论、协商,最后决定钻在大同镇长垣高台子构造上。

“这个井位是大协作的产物。”邱中建解释说,“因为基准井由石油部负责,由石油部投资,而地质部有基础资料,我们是利用地质部的资料,加上自己的判断,才确定这个井位的。”

当这口井发现油砂以后,石油部非常重视这项工作。赵声振、邱中建等3人组成工作组被派往松基三井现场蹲点,承担射孔试油工作。在井场工作了四个多月,他与钻井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参与了固井试油的全过程。

9月26日下午4时,当他们用提捞的方法,把井筒里的清水捞干并全部替换成油柱时,松基3井喷油了,全场欢腾。“作为找油人能亲自看到油井出油,而且是能自喷的,实在是太高兴了。”邱中建与同事们热泪盈眶,激动地拥抱在一起。

这是中国石油工业取得的一个重大成就。时值国庆10周年,这个油田因此被命名为“大庆”。

作为大庆油田发现者之一,邱中建于1982年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项目名称“大庆油田发现过程中的地球科学工作”。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1964年初,邱中建参加了胜利油田的会战,参与发现及评价胜坨大型油田。仅隔一年的1965年,他又奉命参加四川气田会战,被任命为地质室主任,并受会战指挥部委派作为工作组组长去威远威2井蹲点,成功将一个低产井经过改造变成一个高产井,并继续评价落实了威远大型气田,同时在泸州一带发现了一批气田。

世事难料,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会战被迫中断了。

1972年,邱中建从五七干校回到北京,继续进行他日夜梦想的石油勘探工作。这时,渤海湾盆地正进行着大规模的勘探。由于盆地内大小断层众多,构造带上的油层被切割成若干大小不等的断块,工作越细,断层越多,断块越小,使勘探工作陷入断层断块的泥潭。勘探评价进展缓慢,有些区块甚至探井比开发井还多,但仍然不得要领。

邱中建当时任石油勘探研究院渤海湾组组长。他和同志们合作整体研究渤海湾盆地,并重点解剖5个构造断裂带,研究勘探过程、地质状况、含油状态。他发现,断层、断块的确是一个重要因素,但不是唯一的主控因素。1974年全国勘探工作座谈会上,邱中建提出:“渤海湾盆地多凸、多凹,多带相互重合和影响,若干二级带组合起来,有的还与附近的凸起、斜坡、部分凹陷连结起来,形成了区域性的相对构造高带。区域内生油、储油、地层、断层、构造各种因素相互交错、结合起来形成了规模巨大的、有多种油气聚集类型的、综合性的油气聚集单元。我们把它叫做复式油气聚集区。”同时,邱中建还提出,二级构造断裂带也是一个综合型的复式油气聚集带。有多种油气聚集形式。

此概念补充和丰富了只重视断层断块的勘探理念,使勘探工作进入面向全局、面向整体的新阶段。1985年邱中建作为主要参加者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项目是《渤海湾复式油气聚集区(带)的形成理论与实践》。

2011年6月20日,中国工程院2011年重大咨询项目“我国非常规天然气开发利用战略”项目启动会在北京召开。邱中建任分课题“我国页岩气和致密气资源潜力与开发利用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邱中建表示,我国天然气发展大体滞后石油工业30年。他形象地称之为:“今天天然气的发展状态相当于当年发现大庆油田的阶段,有巨大的潜力,而且从常规和非常规天然气资源来看,天然气的产量今后一定会超过石油。”

就页岩气而言,邱中建认为本身要大力进行技术攻关,要多做具体的工作,要开辟一些大的试验区、示范区进行示范,尽量做踏实的工作,生产指标可以适当压低一点。

从油气勘探角度来看,邱中建感慨:“很惭愧,我们和美国石油人比,创新精神有差距。”他认为,美国勘探开发了多年,常规油气产量一直往下掉,但他们实现了页岩气革命,使石油工业又焕发了青春。

邱中建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拼命地向国外学习,确实得到了很多好处。但是我们也是一个崇尚创新的民族,自主创新一定会为石油工业的发展增添新的活力。”(

2011年6月20日,中国工程院2011年重大咨询项目“我国非常规天然气开发利用战略”项目启动会在北京召开。邱中建任分课题“我国页岩气和致密气资源潜力与开发利用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邱中建表示,我国天然气发展大体滞后石油工业30年。他形象地称之为:“今天天然气的发展状态相当于当年发现大庆油田的阶段,有巨大的潜力,而且从常规和非常规天然气资源来看,天然气的产量今后一定会超过石油。”

就页岩气而言,邱中建认为本身要大力进行技术攻关,要多做具体的工作,要开辟一些大的试验区、示范区进行示范,尽量做踏实的工作,生产指标可以适当压低一点。

从油气勘探角度来看,邱中建感慨:“很惭愧,我们和美国石油人比,创新精神有差距。”他认为,美国勘探开发了多年,常规油气产量一直往下掉,但他们实现了页岩气革命,使石油工业又焕发了青春。

邱中建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拼命地向国外学习,确实得到了很多好处。但是我们也是一个崇尚创新的民族,自主创新一定会为石油工业的发展增添新的活力。”
上一条:压缩天然气CNG加气站工作原理和工艺特点 下一条:暂时没有!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8-5711855
邮箱:service@aorong-t.com